原谅时光

by admin on 2019年9月15日

  雁儿们在云空里飞,

我总爱仰望天空,仰望蓝的天,白的云。仰望头顶上的一种景象:一群大雁“咕咕嘎嘎”地叫着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个“人”字,一会儿排成个“一”字。成行的大雁,像胜利进军的队伍展翅南飞,互相呼应着一往直前。

原谅时光 文/云鑫 等待太阳 慢慢靠近 我伸开手臂 想以飞翔的姿式
解释时光全部的意义 可我飞不出光荫的网 身陷白色与苍老的重围
我无法控制内心烦躁的情绪 时光让我在父亲的故事里流泪
时光让我在母亲的孤独里伤悲 风,带来往事的消息 花,捎来春天的明媚
雪,覆盖冰冷的日子 月,唤起人生的迷离 我夹着诗歌的翅膀 不知该向哪里飞翔
已是知命之年的我 兑现了青年时爱情的全部承诺 却忘了我儿童时对母亲的许诺
忘了我一生的梦想,对诗歌的誓言 和对父亲的祟拜
我的一生,只见过父亲三次流泪 父亲走的那个夜晚
癌细胞冲破心脏的最后一道防线 父亲滚下床沿 我抱起骨瘦如柴的悲痛
泪水汹涌撞击心扉 打开心扉,我的世界一片汪洋 父亲的眼角,也流下了几滴清泪
泪水 浇灌了我快干涸的诗歌 时光啊,生命在你的光环里 无法永恒
是因为你循环孕育世界 我原谅时光 愿母亲的白发,只是白发 没有锋芒
愿爱人的皱纹,只是皱纹 没有走向 愿儿女的烦恼,只是烦恼 没有忧伤
我原谅时光 我抖动诗歌的翅膀 翱翔一道彩虹的桥 桥下 一条时光的河流
潺潺的歌唱 我一原一谅一时一光 2016,11,10。

  看她们的翅膀,

看一群大雁飞过,就是聆听一种迷人的声音,像小孩低语,像婴儿在笑,一会儿人字形,一会儿一字形,在秋夜,从我的乡村飞过,去江南度过冬天。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看她们的翅膀,

一种愿望在心里埋下萌发的种子。

  有时候纡回,

晚霞染红了半边的暗空,另一边则是沉静的青灰。一分为二的天空,相互交染着,倾泻下异样的光辉,不能知晓是光明还是黑暗。调乱的色调。绝妙的抽象画。

  有时候匆忙。

群雁在霞光中抖擞着翅膀,悠然地从草地中飞起。它们排着“一”字飞上天空,像出征的战士,呼喊着,歌唱着,声音里充满了必胜的信念。

  雁儿们在云空里飞,

那一群归雁便飞在这样的风景之中。月亮与太阳同时闪耀,一片混乱而宏大的光明,充盈在无穷远离的天地之中。就那样默默地拍翅,借着轻疾的风。不变的节奏。大雁之心。灵魂的律动。

  晚霞在她们身上,

我沉醉于如此的美妙风景之中,我被这样的景色,深深地吸引,深深地感动,深深地诱惑。总想渴望一天,能近距离看到雁的阵容。

  晚霞在她们身上,

在一个深秋的下午,我和祖母在田野间闲逛,远远地,我们看到:一群南飞大雁在沟畔,他们显得非常饥饿、劳累、疲劳的样子,他们好像是短暂的休整,而后继续飞翔。灰黑色的羽毛,披在他们身上显得极为恰当,他们在雁奴的守护下,有的昂头挺立;有的在田间觅食,有的卧在地上休憩。我们静静地,观赏着他们的精美的姿态。

  有时候银辉,

等到我们离开他们的时候,我是一步三回首,在如此深厚的黄昏的阴暗之中,我穷极目力也无法将他的脸容看清。深得无底的阴暗。我感觉到他的颤动,不自觉地战栗,抖动在轻疾来去的习习夜风之中。

  有时候金芒。

我心感到悲凉,感到孤独,感到群雁的生活处境。他们在中国的南北方来回奔波,是季节的晴雨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