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的奇妙旅行》翻译连载(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by admin on 2019年6月27日

  清晨,太阳升起来了,蟋蟀的歌唱被鸟儿的歌唱所取代。一位老太太沿着泥土路直奔爱德华走过来。

第十四章

  你一生中见过多少只跳舞的小兔子?”布赖斯问爱德华,“我可以告诉你我见过多少只。一只,就是你。这就是你和我将如何去赚钱的方法。我最后一次看到跳舞表演是在孟斐斯。普通百姓就在大街的拐角那儿上演着各种节目,人们会为看他们的演出而付钱。我见过。”

  “哼。”她说道。她用她的钓竿推了推爱德华。

刚开始,其他人觉得爱德华是一个大笑话。

  到城镇去的路走了一整夜。布赖斯不停地走,一只胳膊下夹着爱德华,并且一直在和他谈话。爱德华用心地倾听着,可是可怕的稻草人的感觉又回来了,那是在那老太太的菜园子里他被钉住耳朵吊着的感觉,那是一切都无所谓而且一切都再也无所谓了的感觉。

  “看起来像是只小兔子。”她说。她放下她的篮子弯下腰来注视着爱德华,“只是他不是真的。”

“一只兔子,”流浪汉们边笑边说,“我们把他切细放在炖锅里煮了吧。”

  爱德华不仅感到肚子饿了,他还感到疼痛。他的瓷制的身体遍体鳞伤。他思念着萨拉·鲁思。他想让她抱着他,他想为她跳舞。

  她把身子站直了。“哼,”她又说道。她揉着她的背,“我的看法是,对于任何东西来说总可以找到一种用途,而且任何东西都有其用途。这就是我的看法。”

或者当布尔小心翼翼地把爱德华放平在自己膝盖上时,他们中的一个就会大叫:“布尔,你有一个小洋娃娃哈?”

  而且他的确跳舞了,不过不是为萨拉·鲁思跳舞。爱德华在孟斐斯的一条脏兮兮的街道的拐角那儿为陌生人跳舞。布赖斯吹着他的口琴,牵动着爱德华的绳子,爱德华弓起身子,跳着摇摆舞,左右晃动着。人们停下来观看,指点着,大笑着。在他们前面的地上放着萨拉·鲁思的纽扣盒子。盒盖是打开的,以鼓励人~住盒里扔零钱。

  爱德华并没有理会她说的话。昨天夜里他感到的可怕的疼痛已经消失了,换成了另外一种感觉,一种空虚和失望的感觉。

当然,爱德华很生气自己被叫做洋娃娃。但是布尔从不生气。他只是和爱德华一起坐着,什么也不说。很快,人们习惯了爱德华,关于他的事就传开了。所以,当布尔和露西去到另一个城镇,另一个州,或另一个全新的地方时,人们都认识爱德华而且很高兴见到他。

  “妈妈,”一个小孩子说,“看那只小兔子。我要摸摸它。”他把他的手向爱德华伸过来。

  要么捡起我,要么不捡起我,那小兔子想。这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马龙!”他们齐声高喊。

  “不行,”那位母亲说,“脏!”她把那个小孩儿拉了回去,离开了爱德华,“脏死了。”她说道。

  那位老太太把他捡了起来。

爱德华的全身闪过一阵暖流,他被别人认出来并且记住了。

  一个戴着顶帽子的男子停下来注视着爱德华和布赖斯。

  她把他对折起来放进了她的散发着海草和鱼腥味的篮子,然后她就继续走她的路了,一边摆动着蓝子一边唱着歌:“没有人知道我遇到的麻烦。”

无论那是什么,但那是在内莉的厨房里就开始了的,爱德华具有了一种新的,奇怪的能力,那就是他能坐的笔直,全身心投入到另一人的故事里去,这让爱德华在流浪汉们的篝火旁变成了无价之宝。

  “跳舞是有罪的。”他说。然后停了好一会几,他说,“兔子跳舞更是罪加一等。”

  爱德华出神地倾听着。

“看看马龙,”一天晚上一个叫杰克的人说,“他把每个字都听进去了。”

  那个男子摘下他的帽子把它拿在胸前。他站在那里长时间地注视着那男孩儿和那小兔子。最后,他又把他的帽子戴在他的头上便走开了。

  我也遇到过麻烦,他想。我当然遇到过,显然那麻烦还没有完结。

“千真万确,”布尔说,“他当然在听。”

  影子变长了。太阳变成了一个橙黄色的、边缘模糊的球低低地悬在空中。布赖斯开始哭起来。爱德华看到他的眼泪落在了人行道上。可是那男孩儿却没有停止吹他的口琴。他也没有让爱德华停止跳舞。

  爱德华是对的。他的麻烦还没有完结。

那晚稍后一些时候,杰克过来坐在布尔身旁问他是否可以把那只兔子借给他。布尔把爱德华交给他,杰克坐下,把爱德华放在他的膝盖上。他对着爱德华的耳朵悄悄说起话来。

  一位老太太拄着一根手杖走近了他们。她用深邃suì而乌黑的眼睛注视着爱德华。

  那位老太太为他找到了一种用途。

“海伦,”杰克说道,“杰克·朱尼尔和苔菲——她还是个婴儿。这些是我孩子的名字。他们在北卡罗莱纳州。你去过北卡罗莱纳州吗?那是个漂亮的地方。他们就在那儿。海伦,杰克·朱尼尔,苔菲。你记住他们的名字好吗,马龙?”

  佩勒格里娜? 那正在跳舞的小兔子想。

  她把他吊在她的菜园子里的一根棉杆子上。她把他的耳朵钉在木杆上,把他的手臂伸展开,好像他在飞行似的,并把他的爪子用铁丝绑在木杆上。除了爱德华以外,木杆上还吊着锡盆。它们在早晨阳光下闪着光,丁当作响。

这之后,无论布尔,露西和爱德华去到哪儿,都会有某个流浪汉把爱德华带到一旁,在他耳边低诉自己孩子的名字。贝蒂,特德,南希,威廉,吉米,艾琳,斯基柏,费丝。

  她冲他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会把它们吓跑的。”那老太太说。

爱德华知道,一遍又一遍地说离开自己的人的名字,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知道思念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所以他倾听。在倾听中,他的心扉开阔了,越来越开阔了。

  看着我,他对她说。他的手臂和两腿猛地动了一下。看着我!你的愿望实现了,我学着如何去爱。那是次可怕的旅程。我被打碎了。我的心被打碎了。救救我!

  把谁吓跑?爱德华纳闷着。

这只兔子和露西,布尔一起流浪了很久。差不多七年过去了,在这段时间里,爱德华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流浪者:旅途中总是高高兴兴的,居安思危。铁轨上轮子的声音变成了抚慰他的音乐。他本该永远这样在铁路线上游走的。可是一天晚上,在孟菲斯市一个铁路公司的院子里,布尔和露西正睡在一个空的货运车里,爱德华在一旁保持警戒,这时厄运降临了。

  那个老太太转过身去蹒跚地走了。

  是鸟儿们。他很快就发现了。

一个男人进了货运车,拿手电筒的光直射着布尔的脸,然后把他踢醒。

  回来,爱德华想。看着我。

  乌鸦们。它们向他飞过来,呱呱地叫着,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首,在他的头顶上盘旋着,向着他的耳朵俯冲下来。

“你这要饭的,”他说,“你这臭要饭的。我实在看不惯你们这些东西逮哪儿睡哪儿。难道没有汽车旅馆吗?”

  布赖斯哭得更厉害了。他让爱德华跳得更快了。

  “接着做,克莱德。”那个女人说。她拍着她的手,“你得表现得凶猛些。”

布尔慢慢坐起来。露西开始吠叫。

  太阳终于落下去了,街道黑暗了下来,布赖斯也停止了吹他的口琴。

  克莱德?爱德华感到一阵极其强烈的厌烦,以致他以为他真的可以大声叹息了。难道人们总要不厌其烦地叫错他的名字吗?

“闭嘴。”那个人说。他给了露西猝不及防的一脚,让她因惊恐而尖叫起来。

  “我现在已经精疲力竭了。”他说道。

  那老太太又拍起她的手来。“干活吧,克莱德,”她说,“把那些鸟儿吓跑。”然后她便从他那里走开了,出了菜园子向她的小屋走去。

一直以来,爱德华都知道自己是什么:一只瓷兔子,一只胳膊,腿和耳朵可以弯曲的兔子。虽然他可以弯曲,但必须是在另一个人的手里才行。他自己是动不了的。那天晚上,当他、布尔和露西在空车里被发现时,他才如此深切地为自己不能动而感到懊恼。爱德华希望自己有能力保护露西。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了。他只能呆在哪儿,等着。

  他让爱德华倒在人行道上。“我不用哭了。”布赖斯用他的手背擦了擦他的鼻子和他的眼睛,他拾起那纽扣盒子向里面望着,“我们已挣到了足够的钱买些东西吃了,”他说道,“跟我来吧,詹理斯。”

  鸟儿们很是固执。它们在他的头上盘旋。它们用力拉着他的毛衣上松了的线。一只特别大的乌鸦不愿意把那小兔子孤零零地丢下。他落在那木杆上,在爱德华的左耳边尖声说着暗号:呱呱,呱呱,呱呱,叫个不停。当太阳升得更高,照射得更强烈而明亮时,爱德华感到有些发昏了。他把那只大乌鸦误作佩勒格里娜了。

“说话。”那个人对布尔说。

  来吧,他想。如果你愿意的话就把我变成一头疣猪吧。我不在乎。我已经学会不在乎了。

布尔把他的手举向空中,说道:“我们迷路了。”

  呱呱,呱呱,那只佩勒格里娜乌鸦说。

“迷路了,哈。你敢断言你们迷路了。”然后那个人说:“这是什么?”他把电筒光照知着爱德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