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镜中奇遇记8:“这是我自己的发明”

by admin on 2019年8月20日

  过了一会,鼓声逐渐消失,完全寂静了。爱丽丝抬起头,仍然惊疑不止,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了。她想,刚才一定是梦见了狮子、独角兽和那古怪的安格鲁撒克逊信使。但是她的脚边躺着个大盘子,她曾经在这个大盘子里切过葡萄干饼子。“因此,这根本不是梦,”她对自己说,“除非……除非我们全都在同一个梦里,不过我真希望是自己在做梦,而不是我在红王的梦里。我不喜欢参与别人的梦。”她用埋怨的口气继续说,“我还得去叫醒国王呢!看他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鼓声逐渐消失,完全寂静了。爱丽丝抬起了头,仍然惊疑不止,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了。她想,刚才一定是梦见了狮子、独角兽和那古怪的安格鲁撒克逊信使。但是她的脚边躺着个大盘子,她曾经在这个大盘子里切过葡萄干饼子。“因此,这根本不是梦,”她对自己说,“除非……除非我们全都在同一个梦里,不过我真希望是自己在做梦,而不是我在红王的梦里。我不喜欢参与别人的梦。”她用埋怨的口气继续说,“我还得去叫醒国王呢!看他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这时,她的思路被一声高喊所打断。“站住!站住!”一位骑士穿着红盔甲,舞着一根大棒,骑马飞奔过来。就在到达爱丽丝跟前时,马突然停下。“你是我的俘虏了!”骑士喊着,并从马上摔了下来。
爱丽丝吃了一惊,而对骑士摔下马来更加震惊。她着急地看着他重新上马。他在马鞍上坐稳后,又喊道:“你是我的俘虏……”然而,突然又有一个声音冒出来:“站住!站住!”爱丽丝又一次惊奇来了新的敌人,并向四周张望。
这次是一位白骑士。他飞驰到爱丽丝跟前时,也像红骑士一样摔落下来,然后,又重新上马。两位骑士坐在马上,互相盯着,好一会都不说一句话。爱丽丝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心中有些慌张。
“你知道,她是我的俘虏!”红骑士终于开口了。
“是的,然而我已经来救她了。”白骑士回答。
“好,那么我们必须为她打一仗了。”红骑士说着,拿起了挂在马鞍上的头有,它的形状很像马头,然后戴在头上。
“你必须遵守战斗规则。”白骑士也戴上头蓝说。
“我一贯遵守的。”红骑士说过后,两人就狂怒地厮打起来。爱丽丝躲到一棵树后,以免受到伤害。
“战斗规则是什么呢?”爱丽丝对自己说。一边从藏身的地方胆怯地窥视着战斗,“看来有一条规则是,如果一个骑士击中对方,就可以把对方敲落下马;而击不中,自己就得落下马来。另一条规则好像是,必须用胳膊挟着棍棒,好像着名的木偶滑稽人潘趣和求蒂。而当他们跌落下马时,就要怪叫一声,就像火钩落在铁板上的声音。而他们的马却十分安静,任凭他们落下和上鞍,它们就像桌子那样!”
另一条战斗规则,是爱丽丝没有注意到的。他们摔下时似乎总是头着地的。这场战斗就以双方头着地摔下马来而结束。他们再次爬起时,就握手,然后红骑士上马飞跑而去。
“这是一次光荣的胜利,是吗?”白骑士喘着气说。
“我不知道,”爱丽丝含糊地说,“我不愿做谁的俘虏。我要做个女王。”
“你跨过下一条小溪,就会成为女王了。”白骑士说,“我把你安全地送到树林的尽头,然后我必须回来。你知道,这样,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很是感谢,”爱丽丝说,“要我帮你脱掉头盔吗?”很明显,有人帮着脱头盔要方便得多。因此,爱丽丝摇着把他从头盔中脱了出来。
“现在呼吸容易了。”骑士说着理了理蓬松的头发,又转过文静的脸和温柔的大眼睛望着爱丽丝。爱丽丝想,从来还没见过这样文雅的军人呢。
他穿着一身很不合体的锡盔甲,肩上还挂着一只奇形怪状的箱子;箱子颠倒着,箱盖悬开着。爱丽丝好奇地看着它。
“我看你很羡慕我的小箱子。”骑士友善地说,“这是我自己的发明,用来放衣服和吃的东西,你看我把它倒挂着,雨水就不会进去了。”
“但是东西会掉出来的,”爱丽丝温和地说,“你不知道盖子开着吗?”
“不知道。”骑士说,脸上出现了懊丧的神情,“那么所有的东西都掉完了。东西掉了,箱子还有什么用呢?”他说着就解下小箱,准备扔到小树丛中去。突然,似乎有个想法制止了他,他小心地把箱子挂在树上。“你能猜出我为什么这样?”他问爱丽丝。
爱丽丝摇摇头。

今年暑假我去呼伦贝尔大草原,真正体验了一回骑马。这回骑马可不是像在城市的公园里溜马,而是可以在一碧万顷的草原上飞驰,真是让我有一种“少时狂走西复东,银鞍骏马驰如风”的感觉。

  正在这时,她的思路被一声高喊所打断。“站住!站住!”一位骑士穿着红盔甲,舞着一根大棒,骑马飞奔过来。就在到达爱丽丝跟前时,马突然停下。“你是我的俘虏了!”骑士喊着,并从马上摔了下来。
 

骑马前我先做好了保护措施:上身穿了一件防摔服,头上戴了一顶黑色的头盔,此时的我好像一位威风凛凛的战士。当训马师把马牵来时,我仔细的打量着这匹马。它通身油亮的皮毛,摸上去滑滑的,个子跟我一样高,还不时的打着响鼻,四只马蹄上都有像小丘一样的肌肉,像一个健康的小伙子。我开始有些犹豫:马儿会不会不听我的话?马儿会不会踢我?训马师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小伙子,你上马的时候一定要有气势,这样才能把它给镇住,让他乖乖的听你的话。”于是我定了定神,深吸了一口气,登着马蹬骑上去,一屁股坐在马鞍上。马鞍是用牛皮做的很硬。我想要是骑一天的马,兴许骨头会被颠散架了,屁股也会被磨出茧了吧!而我两条腿却带着马身体的温度很是温暖。我左手扶着马鞍,右手牵着缰绳,在驯马师的指挥下开始了我的“征程”。

  爱丽丝吃了一惊,而对骑士摔下马来更加震惊。她着急地看着他重新上马。他在马鞍上坐稳后,又喊道:“你是我的俘虏……”然而,突然又有一个声音冒出来:“站住!站住!”爱丽丝又一次惊奇来了新的敌人,并向四周张望。
 

前半圈是由血马尸手牵着我的缰绳,领着我骑,这不仅是为了让我尽快适应还可以缓解一下我紧张的情绪。他嘴里不停的念叨着骑马时的注意事项和动作要领。而后半圈则由我自由发挥了。我先把缰绳往左一转,马头向左移动,身子也跟着向左移动,我有点小兴奋。于是我把缰绳往后一拽,马就停了下来。此时我激动的就要从马背上跳下来了。于是我的胆子更大了,学着骑马师秋秋的声音叫着,马儿立即哒哒的跑了起来,快活得像个小孩子。我没有想到马儿竟能这么听我的话,我当时都高兴得快晕过去了。我真是无师自通啊,我开始为自己感到自豪了。

  这次是一位白骑士。他飞驰到爱丽丝跟前时,也像红骑士一样摔落下来,然后,又重新上马。两位骑士坐在马上,互相盯着,好一会都不说一句话。爱丽丝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心中有些慌张。
 

下马后我的屁股都麻了,因为一路下来马鞍没少磕我的屁股,看来骑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草原上骑马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你会感觉很威风,很豪迈,心情也会加倍开阔。有志的男儿们,有机会你们也要来体验一下哦!

  “你知道,她是我的俘虏!”红骑士终于开口了。
 

  “是的,然而我已经来救她了。”白骑士回答。
 

  “好,那么我们必须为她打一仗了。”红骑士说着,拿起了挂在马鞍上的头有,它的形状很像马头,然后戴在头上。
 

  “你必须遵守战斗规则。”白骑士也戴上头蓝说。
 

  “我一贯遵守的。”红骑士说过后,两人就狂怒地厮打起来。爱丽丝躲到一棵树后,以免受到伤害。
 

  “战斗规则是什么呢?”爱丽丝对自己说。一边从藏身的地方胆怯地窥视着战斗,“看来有一条规则是,如果一个骑士击中对方,就可以把对方敲落下马;而击不中,自己就得落下马来。另一条规则好像是,必须用胳膊挟着棍棒,好像著名的木偶滑稽人潘趣和求蒂。而当他们跌落下马时,就要怪叫一声,就像火钩落在铁板上的声音。而他们的马却十分安静,任凭他们落下和上鞍,它们就像桌子那样!”
 

  另一条战斗规则,是爱丽丝没有注意到的。他们摔下时似乎总是头着地的。这场战斗就以双方头着地摔下马来而结束。他们再次爬起时,就握手,然后红骑士上马飞跑而去。
 

  “这是一次光荣的胜利,是吗?”白骑士喘着气说。
 

  “我不知道,”爱丽丝含糊地说,“我不愿做谁的俘虏。我要做个女王。”
 

  “你跨过下一条小溪,就会成为女王了。”白骑士说,“我把你安全地送到树林的尽头,然后我必须回来。你知道,这样,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很是感谢,”爱丽丝说,“要我帮你脱掉头盔吗?”很明显,有人帮着脱头盔要方便得多。因此,爱丽丝摇着把他从头盔中脱了出来。
 

  “现在呼吸容易了。”骑士说着理了理蓬松的头发,又转过文静的脸和温柔的大眼睛望着爱丽丝。爱丽丝想,从来还没见过这样文雅的军人呢。
 

  他穿着一身很不合体的锡盔甲,肩上还挂着一只奇形怪状的箱子;箱子颠倒着,箱盖悬开着。爱丽丝好奇地看着它。
 

  “我看你很羡慕我的小箱子。”骑士友善地说,“这是我自己的发明,用来放衣服和吃的东西,你看我把它倒挂着,雨水就不会进去了。”
 

  “但是东西会掉出来的,”爱丽丝温和地说,“你不知道盖子开着吗?”
 

  “不知道。”骑士说,脸上出现了懊丧的神情,“那么所有的东西都掉完了。东西掉了,箱子还有什么用呢?”他说着就解下小箱,准备扔到小树丛中去。突然,似乎有个想法制止了他,他小心地把箱子挂在树上。“你能猜出我为什么这样?”他问爱丽丝。
 

  爱丽丝摇摇头。
 

  “希望蜜蜂来做窝,我就会得到蜂蜜了。”
 

  “但是你却把蜂箱──说称作蜂箱吧──系在马鞍上。”爱丽丝说。
 

  “是的。这是只很好的蜂箱,是很好的一种。”骑士还不满足地说,“只是没有一只蜜蜂靠近它。它还有一种作用,当捕鼠器。我想,是老鼠把蜜蜂赶走了,要不就是蜜蜂把老鼠赶走了。我弄不清是哪种情况。”
 

  “我不懂为什么要把它当作捕鼠器呢?”爱丽丝说,“几乎不会有老鼠到马背上来的。”
 

  “或许不可能,”骑士说,“然而,如果它们真的要来的话,我不能让它们都跑掉呀!”
 

  停了一会,他又说了:“你知道,要能应付各种情况,这就是我的马带脚镯的缘故。”
 

  “为什么呢?”爱丽丝很惊奇地问。
 

  “防止鲨鱼咬它。”骑士回答,“这是我的发明。现在我继续陪你,一直到树林的尽头。噢,那个盘子是干什么用的?”
 

  “盛葡萄干饼子的。”爱丽丝说。
 

  “那我们最好带着吧,”骑士说,“如果我们有了葡萄干饼子就有盘子装了。来,帮我把它放进口袋里。”
 

  这事花了很长时间。爱丽丝虽然很小心地撑开了口袋,但是骑士笨手笨脚,开头两三次,他竟然把自己装了进去。”你看,口袋太小了,”当他们终于把盘子装进去之后,他说,“里面还有许多蜡烛台呢!”他把口袋挂在马鞍上,而马鞍上已经有几捆胡萝卜、火钩和别的东西。
 

  “我希望你把头发好好地固定在头上。”并排走着时他又说。
 

  “像平常一样就行了。”爱丽丝笑着说。
 

  “很不够,”骑士着急地说道,“你看这里的风很厉害,就像滚了的肉汤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